您所在的位置:  >   官方首页  >  萌妹纸  >  古言  >  皇上,您这脉不对  >  第十七章 他绝对不能输

第十七章 他绝对不能输

2171 2017-08-04 11:02:14

“贱婢知道,也看到那个场景。因为在那场庞大的疫病大灾祸来临的时候,贱婢自荐随着朝廷的御医,前去的医治他们。”也是从那时起,她才那么得恨那些贪官污吏。

  赵玄胤诧异,回头,看着她仔细瞧了良久,“那场救济中,她又随着皇宫里的御医去拯救那些陷入水深火热之中的老百姓?”

  封浅浅也不想说谎:“是的。贱婢从小学习医术,当时也算是小有名气了。”

  看她现在也不过是十八岁,那当年她不是才刚及笄?

  看来她的医术不是一般的高啊,想来,他真的没有选错人。

  “那些贪官污吏的大多是太后家族党羽下的人,他们从来都没有为天下老百姓想过,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去而不伸出手去救,你说,是何等的残忍!!”赵玄胤额头的青筋在隐隐爆着,因为生气,嘴唇都在发抖。

  “所以从那时起,朕就在想,如果是朕登基的话,朕一定要凭借自己的实力,把太后等人权倾朝野的党羽个个都连根拔起,让他们永远地败在朕的手下!!”

  进宫也有几天了,从太后对赵玄胤的态度来看,赵玄胤这个皇帝当的确实是窝囊。

  先帝驾鹤西去时很匆忙,立赵玄胤继承皇位也是匆忙的,朝中基本的权利都在太后的手中,基本就是在控制着赵玄胤。

  赵玄胤装疯卖傻,为的就是让太后等人对他放松警惕,然后来个致命一击。

  确实,自从先帝薨后,赵玄胤登基,虽然天下老百姓是一派祥和的样子。但又有谁知道,在这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还能持续多久,如果时间很短,那必定又是一场生灵涂炭。

  自古帝王争权夺位,皇宫不得安宁,受苦的还是老百姓啊。

  起初封浅浅不清楚赵玄胤为什么要装疯的原因,但今日听他一说,也算是明白了。

  他是一名合格清廉的帝王。

  赵玄胤转身,面对封浅浅,眼神里吗,吗,满是真挚:“浅浅。”

  “嗯?”赵玄胤第一次这么叫她,她还真有点不太习惯。

  “朕这般跟你说朝廷的形势,你或许不懂。但请你相信朕,朕之所以装疯,不过是因为要让太后等人对朕放松警惕。继而为以后的争权做准备。朕的目标很简单,那就是不要让天下落在了太后容氏的手中。”赵玄胤的语气里满是诚恳,“你是不凡的女子,朕之所以告诉你这些,你能明白其中的缘由吗?”

  今日发生了很多事情,也让她彻底感觉到,这皇宫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简单。

她原本是不想卷进这场漩涡的,即便是卷入了,那她也会努力往外逃离。

可是……

赵玄胤能跟她说这些,确实是已经把她当做自己人,当做自己的一名与太后相互对抗的战斗人员。

  他选择信任她,那她的选择呢?

  还有选择吗?

  上了这条船,四周都是汪洋大海,她还有上岸逃离的机会吗?

  很显然,已经没有机会了。

  封浅浅点点头的,一双明亮的眼睛满是无奈,“皇上,你已经选择相信了我,那我还有拒绝的机会吗?”

  “没有机会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双眼睛的对视,一双锐利坚定,一双无奈闪躲,可到最后,那双无奈和闪躲妥协了。

  “好,贱婢选择站在你的这一边,永远都不会叛变!”封浅浅跪在了地上,给他磕了一个大大的响头。

  既然暂时出不了宫,自己都被双方夹击,想着,还是要傍山一个的大款,才能确保自己的在皇宫中能顺利地生存下去。

  “很好。”赵玄胤对她的态度很满意。

  这时,他突然抬手,向封浅浅这边伸过去,似乎是想摸摸封浅浅的脖子,但封浅浅却条件反射性地躲开,吓了一跳。

  手在半空中僵硬了一会儿,他脸上爬上一丝的尴尬,后若无其事地收回了手,悻悻地摸了摸鼻子,声音有些不好意思道:“对不起……”

  “哈?”封浅浅一时反应不过来。

  他这是……为刚才勒住她,差点把她勒死而道的歉吗?

  “朕只有演得非常逼真,才能让太后等人相信,朕是真的疯了。”说道。

  哎?他这是向她解释吗?

  “因为只有让那个老女人完全相信了朕是真的疯了,她才会更加放心地把你安放到朕的身边,这样,她才不会有所怀疑。”赵玄胤继续解释道。

  “难怪贱婢刚才请求她,说再也不照顾你的时候,她当下就拒绝了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赵玄胤视线投向了外面,“朕非常了解她。御医在皇宫里生活了多年,自然是知道皇宫中的很多规则,即便他们会对朕的突然发疯表示怀疑,但没有证据,如果诬陷朕,他们自然会知道不当当是人头落地的下场了。所以他们很多人都不敢说实话,毕竟这种实话,他们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,也不敢明说。”

  “所以当时就有很多御医说不出你的病因,也是因为这种原因?”封浅浅猜测道。

  “是的。”

  这……果然是,赵玄胤果然是这个皇宫里的一条老狐狸啊。

  恰恰抓住了那些御医的心思,即便是装疯也无人敢怀疑,毕竟要不要疯,全凭他一个人的意愿。

  “皇上,您刚才是……对刚才您差点勒死贱婢的事情表达……歉意吗?”封浅浅似乎心中想到了什么,也没有在意刚才那差点要死去的恐惧感了。

  赵玄胤转身,看着她,眯了眯眼,狐疑:“你想要表达什么?”

  “……为了弥补贱婢的精神损失,贱婢可否向您要个奖励?”封浅浅壮着胆子,但脚下步步后退行为已经透露出她紧张害怕的心思了。

  赵玄胤重重地闷哼一声,“你说?”

  “贱婢可否请求您,在贱婢做错事儿,或者是在您不高兴的时候,不要叫贱婢做倒立……啊?”几乎是很快的,封浅浅闭着喊出了自己心中多时的愿望。

  良久,她都没有得到回答。

  咦?

  人不在了吗?

  封浅浅睁开眼睛,猛然看着赵玄胤近在咫尺的脸,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,一脸的惊恐。

  赵玄胤嘴角隐隐笑着,那双桃花眼隐隐含着情,看着她,声音柔柔的,“好啊。”

  我去,赵玄胤这眼神实在太可怕了!

  就好像一把的柔情的刀子,如果你一不小心,你全身就会出现万千窟窿。

经过这几天的相处,每次赵玄胤一出现这种人畜无害表情的时候,那结果就是她承受不住的时候。





请输入5到800个字

评论 (0)

暂无评论
目录
设置
追书
置顶

目录

设置

  • 阅读主题
  • 字体大小 16
  • 页面宽度 1000
  • 自动订阅